NAME

寫個抽象而批判的東西

應該才是我想寫部落格的本意

也許也才是我的本色

也不是什麼嚴重的事

也不是想特別罵什麼人

這個團的性質我早己知道

只是有點工作狂的我還是不自覺地有時太過認真

我想我在這裡一直想找尋一存在感

想要做點事

找到自己的定位

讓自己覺得這裡值得我放下台灣的一切來到這裡

其實很矛盾

我又覺得沒什麼是我一定放不下一定要做的

有時又像個無頭蒼蠅一樣撞來撞去這個也想做那個也想做

 

其實現在的我己經沒那麼想找尋存在感了

因為明天我就要開始看診了

年度目標訂出來之後我也有個把工作量化的尺了

找到存在感後

就要面對為何要來這裡?

在這裡我想做什麼想得到什麼?

其實願望可以很簡單

完成我的看診人數,完成團部交待的任務

然後呢?我自己想追求的是什麼?

 

今天碰到一個之前幫他在大使館看診的記者

他因為TB藥物造成的Neuropathy

在吃了我給他的b群和綜合維他命兩三天後就覺得好很多了

今天在他的臉上我看到了真誠的笑容

我也真的覺得他整個人看起來好多了

其實我可以因為這些事而滿足

其實這對我而言就夠了

 

然而當我發現這裡的緩和醫療幾乎還是從零正要開始

愛滋的緩和醫療這個領域又是那麼地吸引我

在台灣我那麼想逃離安寧緩和

在這裡看見這個需求後卻又那麼想跳進去

我知道很難

當地的醫生是那麼地質疑嗎啡

我還要面對醫院願不願意管嗎啡,團長或大使館的人同不同意我去做

這些複雜的問題

我又想做但是又怕傷心

又不想在這裡久留但又想留下一點什麼

 

長久以來社區一直是我最想做的東西

在寫年度計劃時為了充版面為了給自己一個願景

我寫下了經營社區的大餅

我原本就預期會被團長否決

卻沒想到到最後是大家一起去使館開會

當然我寫的東西不是主要被批評的對象

只是也被歸類到太遙不可及的那一類去

在會議過程中我想起我寫年度計劃時正處在一個迷惘期

看不見家醫科在現階段醫療團的角色

總該給家醫科一個美麗的願景

不然在目前我們所待的醫院體制裡

就只是和一般的一般內科醫師差不多而已

其實那當下我想寫的是廢掉家醫科這個名額吧...

 

我還是該想清楚我到底想要什麼

處理掉我自己的矛盾

也許就在躊躇.遲疑中

半年就這樣過去了呀~~

 

(這張合照裡的人幫我取了一個當地的名字Thulile,這是文靜的意思,我愛這個名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nchilla1210 的頭像
chinchilla1210

chinchilla1210

chinchilla12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Quintin
  • 放輕鬆 慢慢來

    就像安寧一樣,我們就是陪伴,我們也沒那麼偉大。當地沒有妳,他們還是一樣生老病死,當然,你會,你想,你期待留下些什麼,但是,盡力就好,更行況時間短促。我想,最後受益的還是我們,不要忘記心中的感謝就好!
  • Lian68
  • Thulile...嗯 應該跟你不熟吧~